1. 首页
  2. 亚博优惠

求“《红楼梦》三五中秋夕联句”的全文解析

联句三十五韵(第七十六回)[说明]这次黛玉、湘云两人相对联句,是在寂寞的秋夜中进行的,情调之凄清犹如寒虫悲鸣。后来妙玉听到,将它截住续完。诗用“十三元”韵,这一韵部中的字,如“

联句三十五韵(第七十六回)

[说明]

这次黛玉、湘云两人相对联句,是在寂寞的秋夜中进行的,情调之凄清犹如寒虫悲鸣。后来妙玉听到,将它截住续完。诗用“十三元”韵,这一韵部中的字,如“元”、“繁”、“坤”、“言”等,现代口语读音已差别较大,但在诗中并非转韵或走了韵,因为旧体格律诗是按照一千年前沿袭下来的韵书中所分的韵部来押韵的,虽然后来读音已有变化,但做诗的人仍旧是遵守韵书的。排律两句一韵,“三十五韵” 就是一共七十句。

三五中秋夕,(黛玉)清游拟上元。

注:三五,十五日。拟,可与……相比。上元,元宵节,阴历正月十五。

撒天箕斗灿,(湘云)匝地管弦繁。

注:箕斗,南箕北斗,星宿名,是泛指。匝地,管乐器和弦乐器,这里指乐声。

几处狂飞盏?(黛玉)谁家不启轩?

注:飞盏,举杯。启轩,打开窗户,为赏月。

轻寒风剪剪,(湘云)良夜景暄暄。

注:剪剪,风尖细的样子。暄暄,暖融融,就心情而言。

争饼嘲黄发,(黛玉)分瓜笑绿媛。

注:即“嘲黄发之争饼,笑绿媛之分瓜”。黄发,老年人。绿媛,年轻姑娘。“绿”即“绿鬓”、“绿云”,也就是女子的黑发。争饼,争吃月饼。湘云说这句“杜撰”,黛玉说:“‘吃饼’是旧典。”唐僖宗一次吃饼味美,叫御厨用红绫扎饼,赐给在曲江的新进士。唐代重进士,老年中举亦以为荣。徐寅诗说:“莫欺老缺残牙齿,曾吃红绫饼馅来。”黛玉借争吃饼来说争名位,故“嘲”之。分瓜,切西瓜。《燕京岁时记》:“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饼必圆,分瓜必牙错。”“凡中秋供月,西瓜必参差切之,如莲花瓣形。”黛玉说“分瓜”是“杜撰”。其实“分瓜”即乐府中所谓“破瓜”,将“瓜”字分拆像两个“八”字,隐“二八”(十六岁)之年,唐人曾用之。段成式《戏高侍郎》诗:“犹怜最小分瓜日,奈许迎春得藕(“藕”谐“偶”)时。”即是“笑绿媛”。湘云借以作戏语。

香新荣王桂,(湘云)色健茂金萱。

注:意谓玉桂荣发而飘来新香,月色使萱草更有光彩。萱,忘忧草。旧时常指代母亲。湘云说:“只不犯着替他们颂圣去。”意思是用不着去代人祝母寿,因为她自己是没父母的。

蜡烛辉琼宴,(黛玉)觥疘乱绮园。

注:琼宴,摆着玉液琼浆的宴席,盛宴。觥疘,行酒令用的竹签。觥,古代酒器。绮园,芳园。

分曹尊一令,(湘云)射覆听三宣。

注:分曹,分职。行酒令作谜猜物,要分作的人和猜的人。尊一令,服从令官一个人的命令。射覆,原来是将东西覆盖在盆下令人猜测的游戏,后来古法失传,另用语言歇后隐前的办法来猜物,也叫射覆,六十二回曾写到。宣,宣布酒令。书中有“三宣牙牌令”。这四句与李商隐《无题》诗“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相似。

骰彩红成点,(黛玉)传花鼓滥喧。

注:击鼓传花游戏上一回中写到。滥喧,频敲。

晴光摇院宇,(湘云)素彩接乾坤。

注:晴光、素彩,都说月光 。乾坤,天地。

赏罚无宾主,(黛玉)吟诗序仲昆。

注:上句仍说行酒令。无,不分。序仲昆,分出高下,评定优劣。

构思时倚槛,(湘云)拟景或依门。

注:拟,摹拟,想象。“景”,程高本作“句”。

酒尽情犹在,(黛玉)更残乐已谖。

注:更残,夜将尽。谖,忘记,引申为停止。

渐闻语笑寂,(湘云)空剩雪霜痕。

注:雪霜痕,喻照在景物上的月光。

阶露团朝菌,(黛玉)庭姻敛夕棔。

注:意谓露湿台阶时,朝菌已团生;烟笼庭院中,夕棔已敛合。朝菌,一种早晨生的菌类,生命短促。棔,合欢树,又有合昏、夜合、马缨花等名,乔木,羽状复叶,小叶入夜则合。

秋湍泻石髓,(湘云)风叶聚云根。

注:湍,急流。泻石髓,从石窟中泻出。石髓,石钟乳。有石灰石处多洞窟。黛玉夸这一句好,说:“别的都要抹倒。”因为意境之中能映出月光。聚云根,堆积在山石上。古人以为云气从山石中出来,故称云根。

宝婺情孤洁,(黛玉)银蟾气吐吞。

注:星星清朗明净,月亮光彩焕发。宝婺,婺女星。以女神相拟,所以说“情孤洁”。银蟾,月亮。已见《中秋对月有怀口占一律》注。因癞蛤蟆而用“气吐吞”。

药经灵兔捣,(湘云)人向广寒奔。

注:传说月中有白兔捣药,嫦娥偷吃不死药而奔月。月宫叫广寒宫。程高本“经”作“催”。

犯斗邀牛女,(黛玉)乘槎访帝孙。

注:参见《赋得红梅花》“游仙”句注。《博物志》:海上客乘槎游仙回来后,曾问方士严君平。严说:“某年月日,客星犯牵牛宿。”一算,正是他到天河的时候。邀,见面。帝孙,也叫天孙,即织女星。两句所用的是同一个传说。所以黛玉说:“对句不好,合掌。”对仗两句意思相同,如两掌相合,叫合掌。

盈虚轮莫定,(湘云)晦朔魄空存。

注:盈虚,指月的圆缺。轮,月轮。晦朔,阴历月末一天叫晦,月初一天叫朔,晦朔无月。魄,月魄。已无月光而徒存魂魄。两句都借月隐说人事。

壶漏声将涸,(黛玉)窗灯焰已昏。

注:壶漏,古代定时器。涸,水干。这里指声歇。

寒塘渡鹤影,(湘云)冷月葬花魂。(黛玉)

注:上句取意于杜甫《和裴迪登新津寺寄王侍郎》诗:“蝉声集古寺,鸟影度寒塘。”及苏轼《后赤壁赋》“适有孤鹤,横江东来”一段。以“鹤影”隐湘云将来孤居形景恰好,作者曾描写她长得“鹤势螂形”。下句“葬花魂”本系黛玉事,“花魂”与“鹤影”也自然成对。庚辰本作“葬死魂”,是形讹。后人以为音讹,遂改为“葬诗魂”(甲辰、程高本)。葬花魂,用明代叶绍袁《午梦堂集·续窈闻记》中事:叶之幼女小鸾(短命的才女)鬼魂受戒,答其师问:“‘曾犯痴否?’女云:‘犯。——勉弃珠环收汉玉,戏捐粉盒葬花魂。’师大赞……”(详见拙着《论红楼梦佚稿》226页《冷月葬花魂》)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

注:香篆,制作成篆文形状的香。销,焚尽于。金鼎,鼎炉。脂冰,冰雪般的肌肤上的香脂。语词结构与“香篆”同,皆主体置前。此联至结尾皆妙玉所续。

箫憎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注:嫠妇,寡妇。这句说,能使寡妇哭泣的箫声令人不忍听。苏轼《前赤壁赋》:“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下句亦写孤寂。

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

注:即“空悬文凤之帐,闲掩彩鸳之屏”。文凤、彩鸳,都是帐、屏上所饰,反衬人的孤独。

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注:扪,摸。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

注:萦纡,曲折。沼,池沼。寂历,寂静。原,高地。

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

注:石头形状奇特,好象神鬼在打架,树木长得很怪,彷佛蹲着的野兽。“搏”程高本作“缚”,误。

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

注:赑屃(音币戏),传说龙所生的怪物,像龟,好负重,石碑下当座的大龟即是。这里指代碑石。罘罳(音浮思),古代宫门外或城角上有网孔的屏。这里泛指门外有孔的垣屏。章太炎《小学答门》:“古者守望墙牖皆为射孔……屏最在外,守望尤急,是故刻为网形,以通大镞,谓之罘罳。”有人作捕鸟雀之网解,与上句言碑石似不相称,引申为蛛网,也不是。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注:啼谷一声猿,大观园是不会有哀猿长啸、空谷传响的。但是,诗不妨那么写。

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

注:歧,路分开的地方。焉,那里。两句借游山水说哲理,自谓能知大道本源,不至迷途,是翻古人的意。《列子》:“大道以多歧亡羊。”《淮南子》:“杨朱见歧路而泣,谓其可以南,可以北。”又前人多有写见泉流而问源、寻源、探源的诗。

钟鸣拢翠寺,鸡唱稻香村。

注:钟鸣拢翠寺,妙玉所住的拢翠庵居然像深山古刹,也是理想化了的。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

注:“继”,程高本作“极”,与“有兴”矛盾,因为“悲何极”通常的意思是“悲伤哪里有个完呢”。今从脂本。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注:遣,排遣,寻找地方寄托。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妙玉)

注:细论,指细论诗。杜甫《春日忆李白》诗:“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

[鉴赏]

中秋联句紧接在抄检大观园之后,是借此明写贾府的衰颓景象。

诗的开头写“匝地管弦繁”、“良夜景暄暄”、“蜡烛辉琼宴,觥疘乱绮园”等热闹景象,都是故作精神,强颜欢笑。实际上,酒席是无精打采的,宝钗、宝琴不在,李纨、凤姐生病,贾母见“少了这四个人,便觉冷清了好些”,不觉为之而“长叹”。宝玉因晴雯病重而离席,探春因近日家事而烦恼。所谓“管弦”,也只有桂花阴里发出的一缕十分凄凉的笛声。在这“社也散了,诗也不作”的情况下,黛玉“对景感怀”、“倚栏垂泪”,湘云前来相慰,深夜里硬拉她到水边联句,其寂寞情景可想而知。

即使纸上欢乐也难终篇。联句不知不觉地转出了悲音:“酒尽情犹在,更残乐已护。”一个说:“这时候,可知一步难似一步了。”作者大有深意,所指不但作诗而已。湘云的“庭烟敛夕棔”、“盈虚轮莫定”等象征她的命运变幻;黛玉的“阶露团朝菌”、“壶漏声将涸”也预兆她的生命将尽。“寒塘渡 

鹤影,冷月葬花魂。”这“凄清奇谲”的句子,正好是她们最富有诗意的自我写照。

妙玉深感诗过于悲凉,想用自己所续把“颓败凄楚”的调子“翻转过来”,便从夜尽晓来的意思上做文章。但这不过是一种企图逃避不幸命运的主观愿望罢了。自以为能辨歧途、知泉源的妙玉,最后自己也不能免去流落瓜州渡口、“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的可悲下场。这样的安排,正可以看出《红楼梦》反映和批评当时社会各种状况的真实性和深刻性。

求好看的文

  云狂/绝色红颜倾尽天下——柳云狂 作者:风行烈

  内容简介

  全名《绝色红颜倾尽天下——柳云狂》

  柳云狂,当世九大世家之一的柳家独子。

  翩翩公子,俊美不凡,风流天下,招蜂引蝶,是为楚京第一纨绔子弟也

  可是谁知道,此等不求上进的纨绔少年,实际却是个令人惊叹的超级天才,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更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武道高手

  谁又知道,这一笑惊天下,纵横世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惊才艳艳的人物,竟然会是…她?

  世间风华尽在手,风云天下第一人!

  一袭白衣,墨发飞扬

  回眸一笑,问,天下男子,谁能抵挡?

  御风

  简介

  父皇说:劈风斩浪御风,金戈铁马御风都是强者所为,霸者所为!要想不受伤害一定要成为至强成为至尊,终其一生踏波逐浪,御风而行!

  娘说:要不想受伤害,心一定要够冷,一定要够硬!

  瀚暮,我唯一的哥哥,父皇唯一的儿子,他的利剑却无情划破父皇的胸腔。

  我远嫁于风流成性的沧国王爷沧天涵,谁知那是另一座冷宫,依然是宫墙森森,我执剑怒问,从此——

  但他却不肯扔下一纸休书。

  沧祁,沧国大将军,今戈铁马,同床共寝,情难自控,对着多次暗示依然懵懂不知的她大声怒吼:“你这个笨女人,什么是感觉?感觉就是当我看到她的脸就想吻一口,看着娇小的身躯,就想——

  这就是感觉,我说得那么直白,你明白了没有?”

  无人的夜他痛苦呢喃,青涩花苞,最终是谁能让之含苞怒放?为谁散发幽香?

  狄国皇子一个恨入骨,欲除而后快,而一个却情根深种,不能自拔。

  家仇国恨,儿女情长,快意江湖。

  爱得天翻地覆,痛得彻心彻肺,笑得手脚抽搐,口吐白沫

  写意江湖

  扶风写月

  【内容简介】

  江湖之颠,谁主沉浮?回首苍茫,意写江湖。有一种人,一见终身误,有一种爱,一眼抵万年。命运往往会在最幸福的时候转弯,让人恍然如梦在那如烟缭娆的江南,是谁和谁,咫尺,天涯。

  初遇时的惊鸿一瞥,注定了两个人一眼万年的纠缠与羁绊,他俊雅绝伦,她风华绝代,若是相爱,即使逆天而行又何妨。十年间的守护与被守护,那个温柔浅笑,如月清华的出尘男子,用生命谱写着少年时的一诺千年。他绯衣银发,妖冶魅惑,抬首垂眸间的风华摄人魂魄,只是风流如他,始终如云雾般让人无法企及,究竟,谁才是他的命中注定。幼年时命运的转折,使他恨尽天下,可是,直到命途终末,他才发现,恨是因为太爱了,哥哥,下一世记得找到小离,说好,不离,不弃。

  铿锵红颜之风行天下 作者:落落月色

  文案

  一次意外,他把自己炸飞到了古代,重生为婴儿!

  他,威武将军的唯一孙子。

  幼小时:八个月能走,一岁吐字清晰,三岁吟诗作画,名声响彻整个越州,百姓云:生儿当如生如风。

  少年时:貌比潘安,风流倜傥,逃学频频,夜宿花街,争风吃醋,招蜂引蝶…

  成年时:替爷爷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原来是个她。

  翻手男覆手女

  作者:泥巴人

  她是天真烂漫的萝莉,也是温柔文雅的少年。

  她是隐藏着秘密的异术者,也是渴望着关爱的双面人。

  她是貌美多金的伯爵小姐,也是俊逸神秘的冒险佣兵。

  她是继承仇恨的复仇之人,也是忧伤孤独的异世之魂。

  腹黑时是恶魔少女,温润时是魅力美男。

  倔强的为自己选择一条不归路,不管前路多么艰辛。

  这是属于她的世界,她的舞台——看她翻手为男覆手女,将这异界掀个天翻地覆!

  战神王妃

  风行烈:

  笑我疯癫,笑我痴狂

  性烈如火,傲视四方

  伤心苦痛,吞入愁肠

  人间自有真情在,何故不将心扉敞?

  --------------------------------

  这个一身傲然又自大的自恋狂是谁?

  这个自负偏激目中无人的家伙又是哪个?

  但是,她看似猖狂又极端损人的话语居然句句点中要害,命中红心?

  他堂堂凌国战神竟然输给了一个女人!

  凌羽翔深吸了几口气,想死的念头都生出来了。

  红杏枝头春意闹(晋江VIP完结)

  作者:水月飘零

  文案

  这是一个暴躁小萝莉周旋于变态美大叔,傲娇小魔头, 腹黑病美男, 竹马小正太的爆笑武林传说。

  我只是一普通小丫头……江湖险恶……让阴谋吹西北风去吧

  数五奉天 作者:苏俏

  【内容简介】

  在乱世,强盗实在是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只要召集一群小弟,打劫挣点家底,各方诸侯就会对你垂涎三尺,举着鲜花宣布:来我家吧,投资我吧。

  不过当强盗,有一点切忌,就是千万千万不要惹不好惹的人。举例说——某某王爷。最最不能在某某王爷的娘去他奶娘家做客的时候打劫,不然真是……后患无穷。

  福利也是有的。比如英勇事迹传多了,某某首富就会心生仰慕……嘿嘿。

  ——这个简介实在太白了!!!受不了的大大还是看下面这段吧。很正常的:

  宣末年,朝政腐败,民不聊生,无数豪杰揭竿而起。

  群雄逐鹿,狼烟成雾,锦绣江山入谁手?

  废门预言:天下纷争,数五休戈!

  无方少年游

  文案

  冷双成,女扮男装来自民间,在纷繁乱世隐忍苟活,坚定不移。

  秋叶依剑,运筹帷幄出身高贵,颜容俊美、冷酷无情、为达目的而草菅人命。

  两位少年斗智斗技,命运的联系若即若离。如果冷双成的游历分为两世,那么前生她是他手中的一枚任务棋子,他虐她;后生她是他心尖最疼的一根刺,既然不受控制爱上了,他甘愿被她虐。

  难怪有人感叹: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以上全都是本人自己看过的。女主武功都高强,结局全部HE,1V1.

有什么好看的书啊,大家推荐一下吧

张恨水的《美人恩》《京华烟云》等。。很好看。。

大李杜是谁

大“李杜”指李白和杜甫。

李白(公元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隋末其先人流寓碎叶。晚年投奔其族叔当涂令李阳冰,后卒于当涂,葬龙山。唐元和十二年,宣歙池观察使范传正根据李白生前“志在青山”的遗愿,将其墓迁至青山。有《李太白文集》三十卷行世。

杜甫(公元712-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因任工部校检郎,而又被称做杜工部。祖籍襄阳,生于河南巩县。

监凤阁农庄地理位置

亚博优惠亚博优惠第一回 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 诗曰:斋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主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知 话说大宋仁宗天子在位,嘉佑三年三月三日五更三点,天子驾坐紫宸殿,受百官朝贺。但见:斋 祥云迷凤阁,瑞气罩龙楼。含烟御柳拂旌旗,带露宫花迎剑戟。天香影里,玉簪珠履聚丹墀。仙乐声中,绣袄锦衣扶御驾。珍珠廉卷,黄金殿上现金B056。凤尾扇开,白玉阶前停宝辇。隐隐净鞭三下响,层层文武两班齐。古 当有殿头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只见班部丛中,宰相赵哲,参政文彦博,出班奏曰:“目今京师瘟疫盛行,民不聊生,伤损军民多矣。伏望陛下释罪宽恩,省刑薄税,以禳天灾,救济万民。”天子听奏,急敕翰林院随即草诏,一面降赦天下罪囚,应有民间税赋,悉皆赦免;一面命在京宫观寺院,修设好事禳灾。不料其年瘟疫转盛。仁宗天子闻知,龙体不安。复会百官。众皆计议。向那班部中,有一大臣,越班启奏。天子看时,乃是参知政事范仲淹。拜罢起居,奏曰:“目今天灾盛行,军民涂炭,日夕不能聊生,人遭缧绁之厄。以臣愚意,要禳此灾,可宣嗣汉天师星夜临朝,就京师禁院,修设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奏闻上帝,可以禳保民间瘟疫。”仁宗天子准奏。急令翰林学士草诏一道,天子御笔亲书,并降御香一炷,钦差内外提点殿前太尉洪信为天使,前往江西信州龙虎山,宣请嗣汉天师张真人,星夜临朝,祈禳瘟疫。就金殿上焚起御香,亲将丹诏付与洪太尉为使,即便登程前去。洪信领了圣敕,辞别天子,不敢久停。从人背了诏书,金盒子盛了御香,带了数十人,上了铺马,一行部从,离了东京,取路迳投信州贵溪县来。于路上但见:主 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奇花绽锦绣铺林,嫩柳舞金丝拂地。风和日暖,时过野店山村。路直沙平,夜宿邮亭驿馆。罗衣荡漾红尘内,骏马驱驰紫陌中。古 且说太尉洪信赍擎御书丹诏,一行人从上了路途。夜宿邮亭,朝行驿站,远程近接,渴饮饥餐,不止一日,来到江西信州。大小官员,出郭迎接。随即差人报知龙虎山上清宫住持道众,准备接诏。次日,众位官同送太尉到于龙虎山下。只见上清宫许多道众,鸣钟击鼓,香花灯烛,幢幡宝盖,一派仙乐,都下山来迎接丹诏,直至上清宫前下马。太尉看那宫殿时,端的是好座上清宫!但见:斋 青松屈曲,翠柏阴森。门悬敕额金书,户列灵符玉篆。虚皇坛畔,依稀垂柳名花;炼药炉边,掩映苍松老桧。左壁厢天丁力士,参随着太乙真君;右势下玉女金童,簇捧定紫微大帝。披发仗剑,北方真武踏龟蛇;靸履顶冠,南极老人伏龙虎。前排二十八宿星君,后列三十二帝天子。阶砌下流水潺谖,墙院后好山环绕。鹤生丹顶,龟长绿毛,树梢头献果苍猿,莎草内衔芝白鹿。三清殿上,呜金钟道士步虚;四圣堂前,敲玉磬真人礼斗。献香台砌,彩霞光射碧琉璃;召将瑶坛,赤日影摇红玛瑙。早来门外祥云现,疑是天师送老君。古 当下上至住持真人,下及道童侍从,前迎后引,接至三清殿上,请将诏书居中供养着。洪太尉便问监宫真人道:“天师今在何处?”住持真人向前禀道:“好教太尉得知:这代祖师,号曰虚靖天师,性好清高,倦于迎送,自向龙虎山顶,结一茅庵,修真养性。因此不住本宫。”太尉道:“目今天子宣诏,如何得见?”真人答道:“容禀:诏敕权供在殿上。贫道等亦不敢开读。且请太尉到方丈献茶,再烦计议。”当时将丹诏供养在三清殿上,与众官都到方丈。太尉居中坐下,执事人等献茶,就进斋供,水陆俱备。斋罢,太尉再问真人道:“既然天师在山顶庵中,何不着人请将下来相见,开宣丹诏?”真人禀道:“太尉,这代祖师,虽在山顶,其实道行非常,清高自在,倦惹凡尘。能驾雾兴云,踪迹不定,未尝下山。贫道等如常亦难得见。怎生教人请得下来!”太尉道:“似此如何得见!日今京师瘟疫盛行,今上天子特遣下官为使,赍捧御书丹诏,亲奉龙香,来请天师,要做三千六百分罗天大本醮,以禳天灾,救济万民。似此怎生奈何?”真人禀道:“朝廷天子,要救万民,只除是太尉办一点志诚心,斋戒沐浴,更换布衣,休带从人,自背诏书,焚烧御香,步行上山礼拜,叩请天师,方许得见。如若心不志诚,空走一遭,亦难得见。”太尉听说,便道:“俺人京师食素到此,如何心不志诚,依着你说,明日绝早上山。”当晚各自权歇。次日五更时分,众道士起来,备下香汤斋供,请太尉起来,香汤沐浴,换了一身新鲜布衣,脚下穿上麻鞋草履,吃了素斋,取过丹诏,用黄罗包袱,背在脊梁上。手里提着银手炉,降降地烧着御香。许多道众人等,送到后山,指与路径。真人又禀道:“太尉要救万民,休生退悔之心,只顾志诚上去。”太尉别了众人,口诵天尊宝号,纵步上山来。将至半山,望见大顶直侵霄汉,果然好座大山。正是:斋 根盘地角顶接天心。远观磨断乱云痕,近看平吞明月魄。高低不等谓之山,侧石通道谓之岫,孤岭崎岖谓之路,上面极平谓之顶,头圆下壮谓之峦,隐虎藏豹谓之穴,隐风隐云谓之岩,高人隐居谓之洞,有境有界谓之府,樵人出没谓之径,能通车马谓之道,流水有声谓之涧,古渡源头谓之溪,岩崖滴水谓之泉。左壁为掩,右壁为映。出的是云,纳的是雾。锥尖像小,崎峻似峭,悬空似险,削B057如平。千峰竞秀,万壑争流。瀑布斜飞,藤萝倒挂。虎啸时风生谷口,猿啼时月坠山腰。恰似青黛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烟。古 这洪太尉独自一个,行了一回盘坡转径,揽葛攀藤,约莫走过了数个山头,三二里多路,看看脚酸腿软,正走不动,口里不说,肚里踌躇。心中想道:“我是朝廷贵官公子,在京师时,重衤因而卧,列鼎而食,尚兀自倦怠。何曾穿草鞋走这般山路!知他天师在那里,却教下官受这般苦!”又行不到三五十步,掇着肩气喘,只见山凹里起一阵风,风过处向那松树背后,奔雷也似吼一声,扑地跳出一个吊睛白额锦毛大虫来。洪太尉吃了一惊,叫声:“阿呀!”扑地望后便倒。偷眼看那大虫时,但见:知 毛披一带黄金色,爪露银钩十八只,睛如闪电尾如鞭,口似血盆牙似戟。伸腰展臂势狰狞,摆尾摇头声霹雳。山中狐兔尽潜藏,涧下獐B058皆敛迹。斋 那大虫望着洪太尉左盘右旋,咆哮了一回,托地望后山坡下跳了去。洪太尉倒在树根底下,諕的三十六个牙齿,捉对儿厮打。那心头一似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的响。浑身却如重风麻木,两腿一似斗败公鸡。口里连声叫苦。大虫去了一盏茶时,方才爬将起来,再收拾地上香炉,还把龙香烧着,再上山来,务要寻见天师。又行过三五十步,口里叹了数口气,怨道:“皇帝御限差俺来这里,教我受这场惊恐!”说犹未了,只觉得那里又一阵风,吹得毒气直冲将来,太尉定睛看时,山边竹藤里,簌簌地响,抢出一条吊桶大小,雪花也似蛇来。太尉见了,又吃一惊。撇了手炉,叫一声:“我今番死也!”望后便倒在盘砣石边。微闪开眼来看那蛇时,但见:主 昂首惊飚起,掣目电光生。动荡则拆峡倒冈,呼吸则吹云吐雾。鳞甲乱分千片玉,尾稍斜卷一堆银。古 那条大蛇迳抢到盘砣石边,朝洪太尉盘做一堆,两只眼迸出金光,张开巨口,吐出舌头,喷那毒气在洪太尉脸上。惊得太尉三魂荡荡,七魄悠悠。那蛇看了洪太尉一回,望山下一溜,却早不见了。太尉方才爬得起来,说道:“惭愧!惊杀下官!”看身上时,寒粟子比餶饣出儿大小。口里骂那道士:“叵耐无礼,戏弄下官!教俺受这般惊恐!若山上寻不见天师,下去和他别有话说。”再拿了银提炉,整顿身上诏敕,并衣服巾帻,却待再要上山去。正欲移步,只听得松树背后,隐隐地笛声吹响,渐渐近来。太尉定睛看时,只风那一个道童,倒骑着一头黄牛,横吹着一管铁笛,转出山凹来。太尉看那道童时,但见:古 头绾两枚丫髻,身穿一领青衣。腰间绦结草来编,脚下芒鞋麻间隔。明眸皓齿,飘飘并不染尘埃,绿鬃朱颜,耿耿全然无俗态。主 昔日吕洞宾有首牧童诗,道得好:知 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衰衣卧月明。古 只见那个道童笑吟吟地骑着黄牛,横吹着那管铁笛,正过山来。洪太尉见了,便唤那个道童:“你从那里来?认得我么?”道童不采,只顾吹笛。太尉连问数声,道童呵呵大笑,拿着铁笛,指着洪太尉说道:“你来此间,莫非要见天师么?”太尉大惊,便道:“你是牧童,如何得知?”道童笑道:“我早间在草庵中伏侍天师,听得天师说道:‘朝中今上仁宗天子,差个洪太尉,赍擎丹诏御香,到来山中,宣我往东京做三千六百分罗天大醮,祈禳天下瘟疫。我如今乘鹤驾云去也。’这早晚想是去了,不在庵中。你休上去。山仙毒虫猛兽极多,恐伤害了你性命。”太尉再问道:“你不要说谎。”道童笑了一声,也不回应,又吹着铁笛,转过山坡去了。太尉寻思道:“这小的如何尽知此事?想是天师分付他。已定是了。”欲待再上山去,“方才惊諕的苦,争些儿送了性命。不如下山去罢。”太尉拿着提炉,再寻旧路,奔下山来。众道士接着,请至方丈坐下。真人便问太尉道:“会见天师么?”太尉说道:“我是朝廷中贵官,如何教俺走得山路,吃了这般辛苦,争些儿送了性命!为头上至半山里,跳出一双吊睛白额大虫,惊得下官魂魄都没了。又行不过一个山嘴,竹藤里抢出一条雪花大蛇来,盘做一堆,拦住去路。若不是俺福分大,如何得性命回京!尽是你这道众戏弄下官!”真人覆道:“贫道等怎敢轻慢大臣!这是祖师试探太尉之心。本山虽有蛇虎,并不伤人。”太尉又道:“我正走不动,方欲再上山坡,只见松树傍边转出一个道童,骑着一头黄牛,吹着管铁笛,正过山来。我便问他:‘那里来?认得俺么?’他道:‘已都知了。’说:‘天师分付:早晨乘鹤驾云,望东京去了。’下官因此回来。”真人道:“太尉可惜错过!这个牧童,正是天师。”太尉道:“他既是天师,如何这等猥獕?”真人答道:“这代天师,非同小可!虽然年幼,其实道行非常。他是额外之人,四方显化,极是灵验。世人皆称为道通祖师。”洪太尉道:“我直如此有眼不识真师,当面错过!”真人道:“太尉但请放心。既然祖师法旨,道是去了,比及太尉回京之日,这场醮事,祖师都已完了。”太尉见说,方才放心。真人一面教安排筵宴,管待太尉,请将丹诏收藏于御书匣内放了,留在上清宫中,龙香就三清殿上烧了。当日方丈内大排斋供,设宴饮酌。至晚席罢,止宿到晓。次日早膳已后,真人道众并提点执事人等,请太尉游山。太尉大喜。许多人从跟随着,步行出方丈,前面两个道童引路,行至宫前宫后,看玩许多景致。三清殿上,富贵不可尽言。左廊下九天殿、紫微殿、北极殿,右廊下太乙殿、三官殿、驱邪殿,诸宫看遍。行到右廊后一所去处,洪太尉看时,另外一所殿宇。一遭都是捣椒红泥墙,正面两扇朱红槅子,门上使着肐膊大锁锁着,交叉上面贴着十数道封皮,封皮上又是重重叠叠使着朱印。甗前一面朱红漆金字牌额,上书四个金字,写道:“伏魔之殿”。太尉指着门道:“此殿是什么去处?”真人答道:“此乃是前代老祖天师锁镇魔王之殿。”太尉又问道:“如何上面重重叠叠贴着许多封皮?”真人答道:“此是祖老大唐洞玄国师封锁魔王在此。但是经传一代天师,亲手便添一道封皮,使其子子孙孙,不得妄开,走了魔君,非常利害。今经八九代祖师,誓不敢开。锁用铜汁灌铸,谁知里面的事。小道自来住持本宫三十余年,也只听闻。”洪太尉听了,心中惊怪,想道:“我且试看魔王一看。”便对真人说道:“你且开门来,我看摩王什么模样。”真人告道:“太尉,此殿决不敢开。先祖天师叮咛告戒:‘今后诸人,不许擅开。’”太尉笑道:“胡说!你等要妄生怪事,扇惑百姓良民,故意安排这等去处,假称锁镇魔王,显耀你们道术。我读一鉴之书,何曾见锁魔之法。神鬼之道,处隔幽冥,我不信有魔王在内!快疾与我打开,我看魔王如何。”真人三回五次禀说:“此殿开不得,恐惹利害,有伤于人。”太尉大怒,指着道众说道:“你等不开与我看,回到朝廷,先奏你们众道士阻当宣诏,违别圣旨,不令我见天师的罪犯;后奏你等私设此殿,假称锁镇魔王,扇惑军民百姓。把你都追了度牒,刺配远恶军州受苦。”真人等惧怕太尉权势,只得唤几个火工道人来,先把封皮揭了,将铁槌打开大锁。众人把门推开,看里面时,黑洞洞地,但见:知 昏昏默默,杳杳冥冥,数百年不见太阳光,意万载难瞻明月影。不分南北,怎辨东西。黑烟霭霭扑人寒,冷气阴阴侵体颤。人迹不到之处,妖精往来之乡。闪开双目有如盲,伸出两手不见掌。常如三十夜,却似五更时。主 众人一齐都到殿内,黑暗暗不见一物。太尉教从人取十数个火把,点着将来,打一照时,四边并无别物,只中央一个石碑,约高五六尺,下面石龟趺坐,太半陷在泥里。照那碑碣上时,前面都是龙章凤篆,天书符箓,人皆不识。照那碑后时,却有四个真字大书,凿着:“遇洪而开”。却不是:一来天罡星合当出世,二来宋朝必显忠良,三来辏巧遇着洪信。岂不是天数!洪太尉看了这四个字,大喜。便对真人说道:“你等阻当我,却怎地数百年前已注我姓字在此。‘遇洪而开’,分明是教我开看。却何妨!我想这个魔王,都只在石碑底下。汝等从人,与我多唤几个火工等,将锄头铁锹来掘开。”真人慌忙谏道:“太尉!不可掘动!恐有利害,伤犯于人,不当稳便!”太尉大怒,喝道:“你等道众省得什么!碑上分明凿着遇我教开,你如何阻当!快与我唤人来开。”真人又三回五次禀道:“恐有不好。”太尉那里肯听。只得聚集众人,先把石碑放倒,一齐并力掘那石龟。半日方才掘得起,又掘下去,约有三四尺深,见一片大青石板,可方丈围。洪太尉叫再掘起来,真人又苦禀道:“不可掘动!”太尉那里肯听。众人只得把石板一齐扛起。看时,石板底下,却是一个万丈深浅地穴。只见穴内刮刺刺一声响亮,那响非同小可,恰似:古 天摧地塌,岳撼山崩。钱塘江上,潮头浪拥出海门来;泰华山头,巨灵神一劈山峰碎。共工奋怒,去盔撞倒了不周山;力士施威,飞槌击碎了始皇辇。一风撼折千竿竹,十万军中半夜雷。知 那一声响亮过处,只见一道黑气,从穴里滚将起来,掀塌了半个殿角。那道黑气直冲上半天里,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众人吃了一惊,发声喊都走了,撇下锄头铁锹,尽从殿内奔将出来,推倒攧翻无数。惊得洪太尉目睁疑呆,罔知所措,面色如土。奔到廊下,只见真人向前,叫苦不迭。太尉问道:“走了的却是什么妖魔?”那真人言不过数句,话不过一席,说出这个缘由。有分教:一朝皇帝,夜眠不稳,昼食亡餐。直使宛子城中藏猛虎,蓼儿洼内聚飞龙。毕竟龙虎山真人说出甚言语来?且听下回分解。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